从废弃烟囱凝固下来
那些滴滴答答的铁锈
汇集到地上和石头生长
捍卫空洞的看守
严格遵守轮回的表格
怒吼中的标语仍高高悬挂
在太阳的反复下褪色
敲打砖瓦的铁锤正在冷却
杂草并没有可播种的土壤
被遗忘的车厢和铁轨
也在努力生产价值
历史为游泳池灌满了热水
这是植物和蚊虫的乐园
但那高扬的旧帆布
同样是孩子们的灯塔
永远照耀着
车间零乱的扑克牌

鹿来
2021年4月15日

区格

区格划分出的皮质细绳
搅动的趾头 挑逗
脂肪贮存的弧线
浸出的透明思绪
填满空气 吸引
动脉混杂 和你
完整的器官 摆动勒痕
麻醉在怀抱里的道德

鹿来
2021年6月1日

野心家

放下笔 面对着满纸谎言
要把“谎言”修改为“真实”
似乎能取悦诗人
动一动个别词句

缪斯有限的眷顾
拿出做作的陈旧仓储
贫困的头脑命令语言
试图生产一劳永逸的荣誉

紧闭窗户声明与肮脏隔绝
以便诗人抽象出肮脏的凭据

“我是野心家”
啊这高昂着人的主体性的美妙落笔
满意的微笑将收获众多读者
“却没有人理解”
乌合之众无权解释
我是一切符号的标尺
必经诗人的裁判
漆黑的眼透视一场无名的火焰

自荐是无耻的神圣誓言
发表将我推上诗的被告席
篡夺乌托邦伟大的辞令
第三行和第五段诗句
都是些看不懂的东西
应当粉碎一切不稳定

青筋代替诗人愤愤不平
对着野心家三个吃人大字
用刀修改结局
我这骄傲的无人可懂的英雄

鹿来
2021年5月27日

胜利

吹响的凯旋歌调
高昂在人类的废墟
幸存欢舞的铁蹄
作践着开裂土地
侍奉新的笃信
生产合格贫瘠
狂热的疯子们心律不齐
不满的声音发自人群
攻讦与辩伪拥挤
被摧毁的还有通向国王的阶梯
这都是胜利的喜剧

鹿来
2021年5月27日

北极星

一定是生长于热烈
成为闪耀的星辰一点
而那澎湃不稳定心脏
召唤新的炽热
由语言熏成的斑点
沉溺在水中升腾的气泡
残缺是光芒的起点
为着短暂一瞥
化身永恒的橄榄树

当她照耀着什么
试图寻找庇护
有人也仰望苍穹
所以值得纪念

鹿来
2021年5月27日

山外山

在落水的瓦檐上
滴滴答答响着
吃醉酒的燕子啊
又何时归来

月牙儿一样的眼睛
想要告诉我什么
飘啊飘的无定河
追随长星坠落

通向大海的道路
和打碎的泥土
湿润的太阳啊
也会知道吗

那些坚石的孤岛
流浪 流浪的地方
北风 北风 告诉我

告诉我 山外山
她的模样
告诉我 山外山
太阳睡着了
太阳睡着了

鹿来
2021年5月10日

告别扑腾扑腾的浪花
向往的心 沉寂下来
防波堤深深插入心脏
风吹过群青羽翼的尘埃

低矮干柴是林卡的纪念碑
照相机记录荒山传说
一望无际的聒噪公路
留下踪迹为房子低语

来自北方
找寻湖泊咬碎的水汽
酸甜味白色棉花
我在冬天醒来的床上

鹿来
2021年4月22日

形态

生命的流体
浸泡着许多鞋子
留下青涩的气息
蓝色和白色组成的质感
也许是尘土的话语
记忆里的纹路
肉体和白色棉布
一到热烈的晚上
就唱起粘稠的歌谣

鹿来
2021年4月20日

鸟儿

渴望呼吸
水中多彩的气泡
对岸的橡木果实
等我 许诺自由
是石器上褐色纹路
还是馈赠提纯天空
那只鸟儿
切割玻璃肌理
反射现在的影子
人为分岔的歧路
并非羽翼的规则

鹿来
2021年4月20日

看着

我没有什么值得哭泣的
但是需要那双眼睛
她的漂亮的瞳孔
我知道可以穿过它
明白很多
只有面对清澈
真实的人才会留念水波
那双 向北 向北
我过去不曾拥有的
未来也不会得到
我感觉到在哪里
有一双眼睛
就像山那头还有山
我也看着你

鹿来
2021年4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