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

这一天
我伸个懒腰
他们以为我举起了手

这一天
向内背叛和抽离的异象
本不敢苟同的背后方向

这一天
遗忘是最大的惩罚
无论是维护者还是愤怒的人

这一天
为不同目的奔波的灯
被七月的夜雨埋葬

这一天

鹿来
2020年12月9日

数字城市

光晕流过城市的垂直平面
在小贩脚下洼地滴落蔓延
成为单车溅起的反光水花
投射出虚拟多色招牌
电视中宇宙飞船备受冷落
被拆卸的录音机播放走调歌曲
放学的人寻找着断线的风筝
发现就挂在陈年电线杆上
和不可读的图形密码一同张贴
畅销书作家正生产签名
甚至从流浪猫那继承遗产
但我们都对着屏幕哈哈大笑
笑那无止境的伪造的自由

鹿来
2020年11月18日

错春

在融化水稻的城市
流水线正在生产过剩时间
你木讷地端坐其中
将语句咀嚼反刍
按规定的表情记录影像

像孩子迷信广播
大多数人困在方形之中
勇敢者尝试制造噪音
山河终于平静下来
照样苏醒和喷薄
情绪却充斥触手样网格
于是我们再也无法容忍对方
将那平原淬火锻打
于是那些失去的错误的春天
也就成了掌管荣誉的枷锁

鹿来
2020年11月17日

模式

你坐在冰冷的大理石上
皱起眉头、回想,嘴角挪动
摇摆着轻盈的双脚
和凝视的暖气管道碰撞

而在那个漏光的操场
你却解开了马尾辫子
看着我

平原和流动的星星
很难照亮书本和课桌
于是你踏出昼夜
和亚热带的植物争夺水源
印刷文字的油墨岿然不动
你走过雕塑的回廊
看着我

鹿来
2020年10月15日

目标

从挡雨的山出发
是层层叠叠的斑驳通道
那些无法竣工的玻璃幕墙
剥夺了鸽子的自由
你的鞋子碰撞着暖气装置
语言漂浮在大理石上
追逐另一个漏光的操场
于是人们都提前一天占领囚笼
为争执打斗而透支过去
最终字节替代了齿轮
在霓虹灯下成为新的生活

鹿来
2020年11月5日

勇气

被水打湿的头发
追逐着朦胧的太阳
碧绿,和波纹沼泽
她再次选择
选择本被回避的东西

窒息,和温热气泡
被掩盖的黎明
看不到明日血液
最后成为漂浮的水草
也想着逆流而上
重新遇见河鱼、盐水
获得呼吸,生长

再冷却和锻打
以此回想人类的痛苦
“我和我的企望融为一体了”
但意识却向大气扩散
成为空中的眨眼颗粒
终于在空洞的窗格内复活
为凌晨四点的喧闹莫名哭泣

鹿来
2020年10月9日

土地

我站在荒芜的河滩
腥味的泡沫摘下月亮
从草地生长出来的芭蕉
尽力展示他的刻薄

楼梯上结的蜘蛛网
被土星照耀
而在白昼的房间
点心正冒着热气
遥控闪烁的方块
有人莺歌燕舞
散开低沉的声音
就像每个夜晚一样漫长

将要失去的两颗星星
和被砍掉的樱桃树去了
但她却还是流泪
在某个不可遥望的周末
以及最后的那些日子

鹿来
2020年9月16日

雾中

你在山丘之上吹拂痛苦的风我不知道炊烟和啤酒能否飘来掠过古都的百年灯火在钢铁的雾中长流折叠的淬火的熔岩主动或被动地交汇但灰暗中的鸟的歌声到也到不了幻象的山林

鹿来
2020年8月26日

我们

他们打碎了
那几个平面的形状
又用针线缝缝补补
他们遮住洞穴外的光线
围着火焰手舞足蹈
他们自夸吞吐万千
海水却选择逆向涌流
他们欢声笑语
然后谋杀了悲伤

鹿来
2020年8月9日

颜色

透明

那几本忏悔录
我称之为“星星”
布满了招摇的红色绒毛
是醉酒后的夕阳
不寻常色调的苔藓温泉
其实是两眼池塘
模糊后的光照
折射的只有苦涩
因错误溢满的水
却只流向酣睡的吻

对折的纯白礼物
时时都在为风摇摆
向无人的星空倾诉时
要记得瓦伦西亚冬天的雨
要记得无定河
和粉蓝色的云

无法停止时钟
也就无法停下笔
惬意的雪山梦境
潮水和红色星球
本就相拥的原始呼唤
我愿苏醒于河谷
为无人响应的呐喊而歌

鹿来
2020年6月22日 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