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

当钢铁看透了同类的最后一次光泽
便把自我也隐藏
充当城市的无用角色
机械部件
无动于衷地运转着
向无止境的灰色致敬
他看不到头
也无意去看
假装划痕已锈迹斑斑
也不会再是钢铁

鹿来
2019年6月29日

春浅

北地覆新霜,东风忆旧阳。
花肥滋舞调,雨润列歌腔。
踏雪言疏影,穿云话暗香。
孤踪关月远,万里怎堪长。

鹿来

2019年6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