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渔夫

像是一首很久不听的老歌
无端装在空心玻璃瓶
被遗弃在海浪中
成为山脉的峰顶
顺着长久的河流
像是失去了很久
但已在水上行走
永远也不会停留

太阳

被水打湿的太阳
沾染些海盐
是茁壮的太阳
用眼泪装点

阴郁的潮雨
一个阴郁的眼睛
是太阳的眼睛
落下阴郁的潮雨

阴郁的人群
踏上阴郁的土地
也有着太阳
落下阴郁的潮雨

苦柠檬

把我浸泡在柠檬的苦味里
用以装饰夏日的甜点
加一点孜然粉
挂在花椒树上
风干成了葡萄和酒

鹿来
2019年11月25日

故土

我本是海洋的孩子
呼吸着碎雪的北风
与海岸相隔几里
冻雨还饱含着水汽
那本是母亲的鼻息
我却只看到桥梁
得了忧郁症的土地
从此再也到不了岸边

鹿来
2019年11月23日

牧羊人

像是蒸发的河床
空气中不饱和的干枯
再无法抵达的树林
在山坡阳面
流浪的羊群
也许知道不远的
盆地的水

鹿来
2019年1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