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二日-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大风从东刮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海子《春天,十个海子》

星期五晚上没有课,又不好自习,想了想,正是写日?记的好时候。

前几天在梦里梦到神奇的场景,加上一个本不挂念的人。

梦的内容在记忆中模糊了,只记得一座曙光的山(只能这么记录),但这个梦的存在却令我印象很深。

这是日记,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上面只是一件值得记录的事。有时在睡前想起那个不挂念的人,总是心有不甘,祝TA一如从前奋斗吧。

我从来不是“知识改变命运”的忠实信徒,尤其是在就业层面上。我不认为曾经的学习是为了一个好的就业,也不会和别人一起构想将来的“盛景”蓝图,人要有危机意识,谁也不能坐享其成。其实我觉得对知识分子来说,“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才是应有的态度,我听说有金融专业的同学发现自己就业或许并不是那么好时竟然觉得“对不起所学”,看来他们的所学的确只是为了这一目的。我不算是一位很有情怀的人,我深知资本的重要性和灵活性,但也从没把技能之外的东西当资本积累的前提。我一向厌恶那种不喜欢某件事而为了某种利益而参与的人,他们做不好,无一例外。知识分子不应当是利己主义者,不然会出很多问题。

再来谈谈不挂念的人,或许处于阶层流动的需要,TA总是很努力地去学习。我极少敬佩一个人,更多时候我内心鄙夷那些看上去很厉害的人,但此人的的确确让我敬佩不已。说实话,TA真的在一定程度上打动了我,让我对知识的渴望有所加深。但TA总是有一种构想,那就是那个“盛景”,我相信TA的盛景不会崩塌,但我要为我自己做准备。

希望TA很好,希望各位很好。我不觉得我是一个出众的人,所以我只好默默耕耘,很“不典型”。关于学习,我本不是一个很爱学习的人,至少不很爱传统意义上的“读书”,但“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当我因为某些事情尝试变得“更强”时,我就难以自拔了。真的好,享受啊,我不认为选择努力学习这条路是痛苦的。相反,我见识了很多以前从来没想过的事情,也结识了很多值得结识的伙伴。我想我不会,或者说我应当告诉未来的我,当遇到困境时,至少不要想“我当初付出这么多是为了什么啊”这种事情。在获得传统意义上的成果之外,我其实获得了更多。然而我在想,社会认同可能更多还是在传统意义上的成果。设想一下,如果读书的物质收益很小(其实是的),那大概率没人去读书。

情怀情怀,情怀的确不能当饭吃。但它是药,药不能当饭吃,但你没有它,可能会死。人文艺术同理。

没什么想说的了,祝你今日愉快吧。

此外,副标题出自海子《春天,十个海子》,“大风从东吹到西, 从北刮到南, 无视黑夜和黎明/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写到这,又想起我本不喜欢民谣和现代诗,是因为某个人才喜欢的啊,而且像读书一样,不可自拔。

2018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