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_border钢铁

当钢铁看透了同类的最后一次光泽
便把自我也隐藏
充当城市的无用角色
机械部件
无动于衷地运转着
向无止境的灰色致敬
他看不到头
也无意去看
假装划痕已锈迹斑斑
也不会再是钢铁

鹿来
2019年6月29日

bookmark_border北山

我曾无数次幻想北方
幻想北方的长夜

和凛冽的寒风

他会走在路上
孤独地饮着秋霜

没有人喜欢孤独

她也常常想着
遇见最北的山

鹿来
2018年10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