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气

被水打湿的头发
追逐着朦胧的太阳
碧绿,和波纹沼泽
她再次决绝
选择本被回避的东西

窒息,和温热气泡
被掩盖的黎明
看不到明日血液
最后成为漂浮的水草
也想着逆流而上
重新遇见河鱼、盐水
获得呼吸,生长

再冷却和锻打
以此回想人类的痛苦
“我和我的企望融为一体了”
但意识却向大气扩散
成为空中的眨眼颗粒
终于在空洞的窗格内复活
为凌晨四点的喧闹莫名哭泣

鹿来
2020年10月9日

土地

我站在荒芜的河滩
腥味的泡沫摘下月亮
从草地生长出来的芭蕉
尽力展示他的刻薄

楼梯上结的蜘蛛网
被土星照耀
而在白昼的房间
食物正冒着热气
遥控闪烁的方块
有人莺歌燕舞
散开低沉的声音
就像每个夜晚一样漫长

将要失去的两颗星星
和被砍掉的樱桃树去了
但她却还是流泪
在某个不可遥望的周末
以及最后的那些日子

鹿来
2020年9月16日

雾中

你在山丘之上吹拂痛苦的风我不知道炊烟和啤酒能否飘来掠过古都的百年灯火在钢铁的雾中长流折叠的淬火的熔岩主动或被动地交汇但灰暗中的鸟的歌声到也到不了幻象的山林

鹿来
2020年8月26日

我们

他们打碎了
那几个平面的形状
又用针线缝缝补补
他们遮住洞穴外的光线
围着火焰手舞足蹈
他们自夸吞吐万千
海水却选择逆向涌流
他们欢声笑语
然后谋杀了悲伤

鹿来
2020年8月9日

颜色

透明

那几本忏悔录
我称之为“星星”
布满了招摇的红色绒毛
是醉酒后的夕阳
不寻常色调的苔藓温泉
其实是两眼池塘
模糊后的光照
折射的只有苦涩
因错误溢满的水
却只流向酣睡的吻

对折的纯白礼物
时时都在为风摇摆
向无人的星空倾诉时
要记得瓦伦西亚冬天的雨
要记得无定河
和粉蓝色的云

无法停止时钟
也就无法停下笔
惬意的雪山梦境
潮水和红色星球
本就相拥的原始呼唤
我愿苏醒于河谷
为无人响应的呐喊歌唱

鹿来
2020年6月22日 凌晨

深渊

那道坚若磐石的光和十一个影子
被滚烫的玫瑰刺伤
从沙漠的边缘深入
为干涸的河水枯竭
上个星期最后一口苦咖啡
不可食用和咀嚼
在巨人垂死的午后
被空洞的破碎连接
如果还有明天
隔阂的意外也不会离别

鹿来
2020年4月28日

世界

过去的少女
充满遗憾
站在油菜花田的一端
跳入海洋
然后从太阳出发
在紫色的黎明之中溺亡
等待黄昏、重生和醒来

鹿来
2020年4月22日

高原

诗人骑着马
赶着野鸭子
只是赶着
骑着千年的马
直到口渴

再为其他的
目的而骑
比如找一湾水
就像高原上的羊肉、汤

我还记得唯一的山
唯一的河流
土墙和几只灰鸟
草垛
羊群和火焰舞蹈
是我骑着马
骑着马找到了她

鹿来
2020年1月2日

大雁·野狗·海鸥

大雁

但你是我的家人
从深山来到荒地
荒芜到风的荒地
有两只鸟
从暖夜直到黎明

野狗

挂起的 和挂不起的红灯笼
积雪的 和不积雪的青泥洼
在没有人的村庄
有几只狗唱起了歌
像是山林的歌
像是遥远的歌

海鸥

当我离开的时候
滨海的城市又下起了雨
吞吞吐吐的海风
昨夜加湿了空气

醉倒的黄昏和晚霞
再吃不下一口滚烫的花甲
叫卖的赶着要回家
却不是那一种回家

鹿来
2019年1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