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是海滩的黄昏
深林中辽远的追逐
嬉笑声没有想过划破寂静
就像太阳溺入水中

是谷堆的黎明
平原上无止境的风
无人打理的田野
看不到尽头

鹿来
2019年12月12日

我的钟响了八次
没有一次在正确的时间
快与慢都出了故障
我是唯一的流放者
在孤岛上寻找出口
从一种荒漠到另一种荒漠

鹿来
2019年12月7日

诗三首

渔夫

像是一首很久不听的老歌
无端装在空心玻璃瓶
被遗弃在海浪中
成为山脉的峰顶
顺着长久的河流
像是失去了很久
但已在水上行走
永远也不会停留

太阳

被水打湿的太阳
沾染些海盐
是茁壮的太阳
用眼泪装点

阴郁的潮雨
一个阴郁的眼睛
是太阳的眼睛
落下阴郁的潮雨

阴郁的人群
踏上阴郁的土地
也有着太阳
落下阴郁的潮雨

苦柠檬

把我浸泡在柠檬的苦味里
用以装饰夏日的甜点
加一点孜然粉
挂在花椒树上
风干成了葡萄和酒

鹿来
2019年11月25日

故土

我本是海洋的孩子
呼吸着碎雪的北风
与海岸相隔几里
冻雨还饱含着水汽
那本是母亲的鼻息
我却只看到桥梁
得了忧郁症的土地
从此再也到不了岸边

鹿来
2019年11月23日

无题

列席的噪音和亢奋的睡眠
伴随着地板上肮脏甜腻的融化糖水
模糊了疼痛的眼睛与逗趣的笑声 ​​​​

鹿来
2019年9月5日

钢铁

当钢铁看透了同类的最后一次光泽
便把自我也隐藏
充当城市的无用角色
机械部件
无动于衷地运转着
向无止境的灰色致敬
他看不到头
也无意去看
假装划痕已锈迹斑斑
也不会再是钢铁

鹿来
2019年6月29日

北山

我曾无数次幻想北方
幻想北方的长夜

和凛冽的寒风

他会走在路上
孤独地饮着秋霜

没有人喜欢孤独

她也常常想着
遇见最北的山

鹿来
2018年10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