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梦境互相吞噬的鱼

一只金鱼 水草 呼吸
玻璃微光 折射 照进
被打湿的手 泡沫 和梦境
为谁呼唤 朦胧低语

旋转风铃 漂浮回音
摇曳心绪 若被触及

仅被束缚
挣脱与仰望之处
请告诉我 别告诉我
贪恋沉眠
现实割裂感
别告诉我 用最后的呼喊

换我的漠然

如果我 回到 这里
吞咽最顶楼 延长窒息
故事最开始 凝重空气
嘲笑坠落的 疼痛字句
请给我 溺水的心
又或用愤恨 回应唤醒
荒芜的我啊 迟钝敲击
用散乱的泥 涂抹眼睛

在触碰前醒来
黑色瞳孔 将此刻篡改
而贪婪的动脉
膨胀的眼 也潸然泪下
再一次被氧化
灰烬馈赠 停滞的空白
失去痛感的我
从未选择 会回到原点

一只金鱼 重复坠落
吞噬了我 只留下我


“还是无法接受彻底长大的自己呢”

海上诗

落日渐沉 难越 瓦房檐
滴滴答答的风 时间
原来 记忆中的芭蕉叶
我不是 一朵云或鱼

或是一盏雾中的灯 火也
穿不过 不过那片月牙湾浅
沉溺 亘古流溢的层浪
吟咏的礁石 湿润河沿

或是正午船舶 一线
逃不过 孤帆远影
潮热阵雨 也要踏风而远
而我 而我

2021年10月25日

搅乱雨燕深沉的睡眠

是否都是借口
从北风到雨季的停留
寻觅仓皇的理由
水洼如镜 匆匆行走
原来也会执拗
在冬日找季夏的前奏
悬空苍穹的北斗
几分寄托 不置可否

是否都被偷走
从沙滩到海浪的强凑
不缺无谓的等候
抛却那些 会到尽头
原来也是计谋
在人群看眼睛都通透
谁错以为的温柔
仍会想念 当时白昼

有什么不短暂的遗憾
在那边也会看却离散
告诉我 别期盼
怎么办 会为难
但现在是震颤多平淡
误会了指尖弹没试探
从前景 也笑看
这不堪 空回返

是否都会长久
从挣扎到陌生的撒手
只言片语的时候
那份悸动 化作乌有
原来也都忍受
在远处牵往复的此后
不过片刻的心头
有些角落 从前失守

原谅我都是我的刻板
重复我欺骗我的偏袒
若相见 又泛滥
怎么办 却隐瞒
想起来别阻拦别纠缠
忘记了别示范别承担
只是我 的轮廓
这洒脱 太懦弱

而如今都会说假推脱
却迎接这退缩的结果
要果敢 要执着
再折磨 是猜测
我知道那时候的忐忑
也明白别拉扯的法则
但夏天 多清澈
所以我 会不舍

鹿来
2021年4月10日

祛魅

模拟电波沉浮下奔跑
唤醒失焦的祷告
全息幻象被干扰
镜头 对准钉铆
洞察机械手臂断讯号
封锁监视中制造
当 覆水难收 苦苦哀求

失真屏幕噪点后丑陋
交换愤怒的端口
过错是非被遗漏
神经 交错游走
那些遮盖面容的触手
起伏啸叫声怒吼
像素模糊 刻下痛楚

编制结构平面理想化国度
虚拟数字停驻 思绪零件重组
指针模糊了归途
强制注销的我们
别回头 血液冻结生长凝固

模拟电波沉浮中奔跑
唤醒失焦的祷告
全息幻象被干扰
镜头 对准量表
洞察机械手臂断讯号
封锁监视下制造
网格辐照 在劫难逃

分离残缺血肉闪烁的光标
屏蔽帧率溃逃 言语反射声讨
粗糙泪腺和监牢
变化伪造的风暴
一直走 禁用谄笑 复制扫描

谋划分解堡垒垂老化目标
投入紊乱毒药 压力指示升高
匿名访问会无效
丢失节点的预兆
再确认 群体空降错配大脑

重回车间触摸纯色的锐角
失重零星围绕 划过废弃白噪
沉睡空间在变调
暂别熟悉的配料
也不说 律动之间部分捏造

鹿来
2021年5月

山外山

在落水的瓦檐上
滴滴答答响着
吃醉酒的燕子啊
又何时归来

月牙儿一样的眼睛
想要告诉我什么
飘啊飘的无定河
追随长星坠落

通向大海的道路
和打碎的泥土
湿润的太阳啊
也会知道吗

那些坚石的孤岛
流浪 流浪的地方
北风 北风 告诉我

告诉我 山外山
她的模样
告诉我 山外山
太阳睡着了
太阳睡着了

鹿来
2021年5月10日

找到她

太阳 海滩黄昏
深林 谷堆尽头
河流 火焰舞蹈
平原 找到她

野鸭 羊群灰鸟
草垛 高山骑马
蒸发 干枯河床
流浪 找到她

鹿来
2020年4月6日

心潮

孤单的灯塔
无人的海港
指引方向
几只小舟在此成长
朦胧的月光
模糊的彼方
渴望远航
也能一天驰骋波浪

陌生的思绪
背负了跌宕
聚散欣赏
多少悲欢共鸣歌唱
心照的传达
希冀的模样
未来景象
澎湃情感悄然绽放

但是风声汹涌鸣奏
波涛喧嚣之后
无数同样的某某
如何承担所有
如果还能够
保护着不被夺走
你的温柔
是否还能响彻白昼

梦中的花火
暗淡了颜色
破碎的我
努力回想你的轮廓
短暂的藏躲
黎明的时刻
冲破包裹
也许还能重燃炙热

突然害怕人群离开
潮汐痕迹之外
不同心声的旁白
都被遗忘深埋
如果还回来
敲打着落寞节拍
你的色彩
是否还能追寻存在

不过音符还会酝酿
这片苍穹之上
绚丽星空的明亮
总是轻轻流淌
如果还流浪
依偎着歌声回荡
你的泪光
是否在说漫漫长长

鹿来
2020年3月9日

被劈开的月桂和扁桃的苦香

当我离开的时候
滨海的城市又下起了雨
流浪过的地方
泥土混合了潮汐
广场上飞过几只海鸥
鸽子和波光粼粼
吞吞吐吐的海风
昨夜加湿了空气

醉倒的黄昏和晚霞
吃不下滚烫的花甲
想起了故乡的小城
桥头一碗红糖糍粑
茶饭后嬉笑和怒骂
叫卖的想着要回家
却不是那一种回家
遥远得像我的年华

当我离开的时候
内陆的城市又下起了雨
已开启的列车
铁轨带走了朝夕
广场上飞过几只麻雀
杨柳和湖光掠影
松松散散的水面
从此泛不起涟漪

醉倒的黄昏和晚霞
吃不下滚烫的花甲
想起了故乡的小城
桥头一碗红糖糍粑
茶饭后嬉笑和怒骂
叫卖的想着要回家
却不是那一种回家
遥远得像我的年华

当我找到你的时候
长星已遗忘了府州
如同船上的新娘
哭着找不到故乡
如同船上的新娘
再也找不到故乡

鹿来
2019年12月22日

夏天的开始是春天的终止

早春的夜晚
还显得冷淡
天色的苍蓝
穿过走廊的栏杆
暖意在弥漫
还有种期盼
把空气浸染
某种情绪已经点燃

繁花的烂漫
绽放得贪婪
沉醉不知返
感受时光的缓慢
分针别停转
行走在流川
不想再躲闪
你的眼神让我心乱

盼望夏天的开始
不知身处是春日
当一切都截止
化作过往的情思
那些名字
美好的词
还有些幼稚
都无声消逝

雨季的油伞
盛意已阑珊
初夏夜灯盏
缤纷世界已溢满
作别了群山
轻声地呼喊
却忽觉短暂
教室前的那块黑板

盼望夏天的开始
不知身处是春日
当一切都截止
化作过往的情思
那些名字
美好的词
还有些幼稚
都无声消逝

等待收获的果实
约定未来的言誓
等季风将真挚
汇入希冀的信纸
这些言辞
划过手指
把美梦装饰
是否还相识

鹿来
2019年11月1日

我在北方的湖边想不起你

我在北方的湖边
独自走远
只是那时的夕阳
不肯成全
窗外黄昏的光线
重复几遍
也学俗气的诗人
说着从前

你是美丽的姑娘
不太一样
总在节日的夜里
预谋流浪
我和脚下的远方
连同曙光
跟随着你的长发
湿了朝阳

我总是想写首歌
写一种不舍
散伙饭吃得欢乐
将你我分隔
若感情还有读者
会不会舍得
为最后徒增颜色
费尽了口舌

你在故乡的山上
低声吟唱
我也弹起了吉他
学会遗忘
江上渔夫的灯光
随波摇晃
我是理想的叛徒
被迫流放

没什么可以挽留
只一无所有
太美好不会长久
路没有尽头
想念你没有缘由
分别太简陋
又不愿就此放手
只剩下渴求

什么才是种解脱
那有没有我
想当时无话不说
却得过且过
没能够约定结果
把热情消磨
是不是没了执着
就不算错过

2018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