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坐在冰冷的大理石上
皱起眉头、回想,嘴角挪动
摇摆着轻盈的双脚
和凝视的暖气管道碰撞

而在那个漏光的操场
你却解开了马尾辫子
看着我

平原和流动的星星
很难照亮书本和课桌
于是你早睡早起
和亚热带的植物争夺水源
印刷文字的油墨岿然不动
你走过雕塑的回廊
看着我

鹿来
2020年10月15日

你在山丘之上吹拂痛苦的风我不知道炊烟和啤酒能否飘来掠过古都的百年灯火在钢铁的雾中长流折叠的淬火的熔岩主动或被动地交汇但灰暗中的鸟的歌声到也到不了幻象的山林

鹿来
2020年8月26日

他们打碎了
那几个平面的形状
又用针线缝缝补补
他们遮住洞穴外的光线
围着火焰手舞足蹈
他们自夸吞吐万千
海水却选择逆向涌流
他们欢声笑语
然后谋杀了悲伤

鹿来
2020年8月9日

朔雪迟消,浅霜初去。阳春未见繁枝举。烟波归处海潮平,此年错寄莺花处。
路遣疏风,梦逢急雨。槐烟尤念金飘絮。兰秋只和晚萧声,芦人不解云山语。

鹿来
2020年8月9日

透明

那几本忏悔录
我称之为“星星”
布满了招摇的红色绒毛
是醉酒后的夕阳
不寻常色调的苔藓温泉
其实是两眼池塘
模糊后的光照
折射的只有苦涩
因错误溢满的水
却只流向酣睡的吻

对折的纯白礼物
时时都在为风摇摆
向无人的星空倾诉时
要记得瓦伦西亚冬天的雨
要记得无定河
和粉蓝色的云

无法停止时钟
也就无法停下笔
惬意的雪山梦境
潮水和红色星球
本就相拥的原始呼唤
我愿苏醒于河谷
为无人响应的呐喊而歌

鹿来
2020年6月22日 凌晨

那道坚若磐石的光和十一个影子
被滚烫的玫瑰刺伤
从沙漠的边缘深入
为干涸的河水枯竭
上个星期最后一口苦咖啡
不可食用和咀嚼
在巨人垂死的午后
被空洞的破碎连接
如果还有明天
隔阂的意外也不会离别

鹿来
2020年4月28日

孤单的灯塔
无人的海港
指引方向
几只小舟在此成长
朦胧的月光
模糊的彼方
渴望远航
也能一天驰骋波浪

陌生的思绪
背负了跌宕
聚散欣赏
多少悲欢共鸣歌唱
心照的传达
希冀的模样
未来景象
澎湃情感悄然绽放

但是风声汹涌鸣奏
波涛喧嚣之后
无数同样的某某
如何承担所有
如果还能够
保护着不被夺走
你的温柔
是否还能响彻白昼

梦中的花火
暗淡了颜色
破碎的我
努力回想你的轮廓
短暂的藏躲
黎明的时刻
冲破包裹
也许还能重燃炙热

突然害怕人群离开
潮汐痕迹之外
不同心声的旁白
都被遗忘深埋
如果还回来
敲打着落寞节拍
你的色彩
是否还能追寻存在

不过音符还会酝酿
这片苍穹之上
绚丽星空的明亮
总是轻轻流淌
如果还流浪
依偎着歌声回荡
你的泪光
是否在说漫漫长长

鹿来
2020年3月9日

诗人骑着马
赶着野鸭子
只是赶着
骑着千年的马
直到口渴

再为其他的
目的而骑
比如找一湾水
就像高原上的羊肉、汤

我还记得唯一的山
唯一的河流
土墙和几只灰鸟
草垛
羊群和火焰舞蹈
是我骑着马
骑着马找到了她

鹿来
2020年1月2日

大雁

但你是我的家人
从深山来到荒地
荒芜到风的荒地
有两只鸟
从暖夜直到黎明

野狗

挂起的 和挂不起的红灯笼
积雪的 和不积雪的青泥洼
在没有人的村庄
有几只狗唱起了歌
像是山林的歌
像是遥远的歌

海鸥

当我离开的时候
滨海的城市又下起了雨
吞吞吐吐的海风
昨夜加湿了空气

醉倒的黄昏和晚霞
再吃不下一口滚烫的花甲
叫卖的赶着要回家
却不是那一种回家

鹿来
2019年1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