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海浪攻略

又是一个惬意午后的晴天
窗外阳光洒在散开的书页
作业纷乱思绪停留在笔尖
“天气还不错 对吧”
按捺不住的心弦 仓促装点
想要说走就走喝着汽水去海边 逃出房间
踉跄又抬眼 三步并两步
就发现 如期而至的 透明夏日章节

穿过人群邂逅湛蓝色的空白
海风吹过耳边 听见浪花的节拍
轻落步伐也不经意打湿裙摆
踮起脚尖吧现在
尽情相拥这份期待
是否简单描绘澄澈的意外
或是为某种悸动而心潮澎湃
捡起贝壳在沙滩上任性涂改
现实情绪抛开
伸出手捕捉此刻的自在

又是一个惬意午后的晴天
窗外阳光洒在散开的书页
作业纷乱思绪停留在笔尖
“天气还不错 对吧”
轻揉困倦的双眼 仓促装点
想要说走就走喝着汽水去海边 再快一些
踉跄又抬眼 三步并两步
就发现 如期而至的 透明夏日起点

越过浅滩邂逅湛蓝色的告白
海风吹过耳边 听见浪花的节拍
轻落步伐也不经意打湿裙摆
踮起脚尖吧现在
尽情相拥这份期待
是否简单描绘澄澈的意外
或是为某种悸动而心潮澎湃
捡起贝壳在沙滩上任性涂改
现实情绪抛开
这一刻 无法替代

日落前装点梦境色彩
海风仍在诉说 听见心跳的节拍
岸边烟火也不经意绽放盛开
浪漫淹没了倦怠
尽情相拥这份期待

越过浅滩邂逅湛蓝色的告白
海风吹过耳边 听见浪花的节拍
轻落步伐也不经意打湿裙摆
踮起脚尖吧现在
尽情相拥这份期待
是否想要定格这盛夏的瞬间
或是轻声唱和将篇章续写
看那白帆从地平线渐行渐远
旅途永不停歇 紧握这样的心愿

远处微热在消失前挥手告别
旅途永不停歇 有很多值得恣意回响的 夏天

2022年

燕子不归

忽见三分春色亭上雨斜
谁惦记当时 万千都看遍
山川又一程 此日隔年
应是人间寻却再叙风与月

谷雨作伴燕儿嬉游 牵手采芳烟
春山调墨点点添香 处处花闲
二人泛舟扰云吟赏江面 戏鱼初晴不觉
岸风随意浪跃水远 折伞也未倦

浅酌流霞 不知日落浮光回眸也如画
醉里看她 还看水动涟漪草木都风雅
笛弄灯花 一时迎歌乘兴多少潇洒
天晚渔火远照 谈笑问年华 以为共天涯

初逢三分春色亭上雨斜
谁辗转依旧 欲醒时贪念
红尘也无意 不舍良缘
可怜赏心生情只因风与月

错倚栏杆燕儿不见 花落明月悬
溪水浮喧纷纷知我 独夜未眠
二人青梅相许来日时节 而今凡梦难解
莫问来去琴音流连 风尘总乱点

浅酌流霞 谁知倒影浮光回眸也如画
醉里看她 还看摇曳淡彩烛火都喧哗
纸落笔下 一时千里梦成多少潇洒
此心情意如故 浅唱旧年华 知交共天涯

2022年

花屋里

一生向阳枯荣 谁踏过酸甜颜色
也看潮水汹涌 昼夜吞没长河
繁花恰逢岁月 任命运漂流搁浅零落
回望归途沉浮未完 却似美梦别离

醒时微冷衣扣 谁酿造梅子山雨
纹路盘绕双手 拾起半分尘泥
总记孤帆一片 把几度春秋背负看尽
追逐人潮颠沛四处 浮木抵达远方

生如逆旅 那 背影拨开了荒唐
微光斑驳眼眸 湿润也撑起迷茫
走过了积水涟漪 可怜白发他乡
别离滋味 是寻常
勾勒出模糊轮廓 薪火摇曳胸膛
局促 身影 不问沧桑

稻穗生米谷堆 谁缝补隔岸风景
穿过人间悲喜 只道命理注定
鱼肉豆腐白饭 是琐碎过往皆空淋漓
山路崎岖勉力前行 漫漫总是生活

浮尘足迹未歇 谁咀嚼故事结局
花期于今谢幕 落得圆满缺席
纷飞随风秋叶 回忆像一场旧梦散去
往事如烟不辞遗憾 何时人间缘起

葡萄藤蔓 为 昂首向阳而生长
辞别亲吻土地 目送后枝叶泛黄
总惦记信纸字句 点滴拼成既往
年复一年 是思量
翻遍了只鳞片甲 流连当时模样
借我 自在 从容浅唱

终到离场 又 剧目上演着不舍
穷生多少聚散 寒暑也平常走过
是 我因谁而心安 往后独行山河
南风分明(芬芳依旧) 未凋落
叹 如今茫茫梦别 故人依然渡我
愿为 收拾 一念执着

2022年

那些不可说的巨大之物

在末日城市播种一颗贫瘠
盲目崇拜肮脏赐予
悬浮 悬浮 注视的神明
被视为猎物之物生存游移

代言者傲慢允诺降下正义
不加掩饰刻薄回应
漆黑 漆黑 涂改的记忆
被设定爱人之人伸手窒息

注视 机械散播将有阴影降落
恐惧 封锁咽喉不可言说
腐蚀 不眠之症蔓延
高座 俯视询问发生着什么

(嘈杂)
“发生着什么”
“发生着什么”

代言者傲慢允诺降下正义
不加掩饰刻薄回应
漆黑 漆黑 涂改的记忆
被设定爱人之人伸手窒息

从殿堂高傲散播崭新神谕
避耳不谈嘈杂言语
肆虐 肆虐 呼啸声静音
复制着爱物之神人造吸引

注视 机械散播将有阴影降落
恐惧 封锁咽喉不可言说
腐蚀 不眠之症蔓延

(戛然而止)

(低语)
亲爱的
亲爱的
今夜 今夜 最后的祷告
目的

看着我眼睛
看着我眼睛

2022年

骤雨沉眠

你也许还在搁笔等待
等待摇曳曙光的童话了结
或是用名为自由的告白
伸手握紧些什么

我同样听见风暴倾诉
倾诉人潮之外的其他故事
或是看旅者前行的路途
有时经历些波折

你也许还在无梦吞咽
吞咽四月季节的滂沱雨点
或是用名为温柔的祝愿
忍痛亲吻些什么

我同样轻声给以拥抱
拥抱温暖深沉的弥散苦香
或是看当时平淡的分秒
拂过不经意颜色

所以是谁 撑起雨伞 在说
让眼泪褪去 这样的话
还不想 还不想
往空白的地方出发
却再没有理由 可以留下

你也许还在无梦吞咽
吞咽四月季节的滂沱雨点
或是用名为温柔的祝愿
忍痛亲吻些什么

我同样轻声给以拥抱
拥抱温暖深沉的弥散苦香
或是看当时平淡的分秒
拂过不经意颜色

所以是谁 撑起雨伞 在说
让眼泪褪去 这样的话
还不想 还不想
往空白的地方出发
却再没有理由 可以留下

所以是谁 追寻着风 望眼
给身后成长 这样回答
还不想 还不想
将来时的爱意淹没
在这最后一刻 还能够吗

2022年

灵感42

文思不是泉涌的
是一种炸鱼
用滚烫的油淋过河床
流淌 舔我的皮肤
留下三色黏液 是过去的种子
为了等待一只玳瑁的到来
再吻我
告诉我的咽喉和声带
是罪恶的余温和结果
是一切海浪的根源
是天空鸟的痕迹
尽管再没有嘶哑的声线
可以狠心倾诉火舌
但那漂浮的语言
让深渊生长的花 拾级而上

鹿来
2022年5月29日

玻璃梦境互相吞噬的鱼

一只金鱼 水草 呼吸
玻璃微光 折射 照进
被打湿的手 泡沫 和梦境
为谁呼唤 朦胧低语

旋转风铃 漂浮回音
摇曳心绪 若被触及

仅被束缚
挣脱与仰望之处
请告诉我 别告诉我
贪恋沉眠
现实割裂感
别告诉我 用最后的呼喊

换我的漠然

如果我 回到 这里
吞咽最顶楼 延长窒息
故事最开始 凝重空气
嘲笑坠落的 疼痛字句
请给我 溺水的心
又或用愤恨 回应唤醒
荒芜的我啊 迟钝敲击
用散乱的泥 涂抹眼睛

在触碰前醒来
黑色瞳孔 将此刻篡改
而贪婪的动脉
膨胀的眼 也潸然泪下
再一次被氧化
灰烬馈赠 停滞的空白
失去痛感的我
从未选择 会回到原点

一只金鱼 重复坠落
吞噬了我 只留下我


“还是无法接受彻底长大的自己呢”

吃饭

想染粉色头发
想染彩色头发
想跳进染缸
吃喝玩乐
一气呵成
将打碎的没打碎的缸子都卖给司马光

为什么雪下之后留下的都是雪
而不是白昼 或任何可能飞回的鸟
沿着同样的车辙种植
收获的还是第三年的滴水管道

废话连篇 不如做自由的渔船
可以看到港口的幽灵和光
生活和为什么要生活的生活
我也在发呆中遗失了时间
谁逼迫承认这是可耻的事

渔网和渔夫的鱼
莫非是我
在不同的产品线吃来吃去
将北方送给明天
说多年或更远的长度

渴了

鹿来
2021年11月30日

海上诗

落日渐沉 难越 瓦房檐
滴滴答答的风 时间
原来 记忆中的芭蕉叶
我不是 一朵云或鱼

或是一盏雾中的灯 火也
穿不过 不过那片月牙湾浅
沉溺 亘古流溢的层浪
吟咏的礁石 湿润河沿

或是正午船舶 一线
逃不过 孤帆远影
潮热阵雨 也要踏风而远
而我 而我

2021年10月25日

绵亘的人

那样多的繁花和繁花
我为自己戴上目的的枷锁
追逐漫长的图腾和纠葛

欲望的太阳和钟
太多灵魂含混不清
只为了某个 简单的答案
答案 答案是严格的朦胧
答案是他的果实 和铜

处于 被动板结的土地
肌肉 吞咽口粮和你
粮食是生活必需品
问了又问
你要问什么呢 两姐妹

虚化的太阳
是不是同时投影在火中
宁可为她献祭 预谋
陷害已死的木板
燃尽的干柴 捆绑
扔得到处都是还不如就这样等着

灯 是凌晨的舞会
却用抑制求贤若渴
若你要再问我什么虔诚
你谁

鹿来
2021年10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