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

烟霞他日曾吟赏,青空难舍忘。相言窗外苔花上,共把柳绦望。

又忆话斜阳,无语不寻常。如今别海棠,终觉君意长。

2018年11月13日

十二月二日-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大风从东刮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海子《春天,十个海子》

星期五晚上没有课,又不好自习,想了想,正是写日?记的好时候。

前几天在梦里梦到神奇的场景,加上一个本不挂念的人。

梦的内容在记忆中模糊了,只记得一座曙光的山(只能这么记录),但这个梦的存在却令我印象很深。

这是日记,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上面只是一件值得记录的事。有时在睡前想起那个不挂念的人,总是心有不甘,祝TA一如从前奋斗吧。

我从来不是“知识改变命运”的忠实信徒,尤其是在就业层面上。我不认为曾经的学习是为了一个好的就业,也不会和别人一起构想将来的“盛景”蓝图,人要有危机意识,谁也不能坐享其成。其实我觉得对知识分子来说,“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才是应有的态度,我听说有金融专业的同学发现自己就业或许并不是那么好时竟然觉得“对不起所学”,看来他们的所学的确只是为了这一目的。我不算是一位很有情怀的人,我深知资本的重要性和灵活性,但也从没把技能之外的东西当资本积累的前提。我一向厌恶那种不喜欢某件事而为了某种利益而参与的人,他们做不好,无一例外。知识分子不应当是利己主义者,不然会出很多问题。

再来谈谈不挂念的人,或许处于阶层流动的需要,TA总是很努力地去学习。我极少敬佩一个人,更多时候我内心鄙夷那些看上去很厉害的人,但此人的的确确让我敬佩不已。说实话,TA真的在一定程度上打动了我,让我对知识的渴望有所加深。但TA总是有一种构想,那就是那个“盛景”,我相信TA的盛景不会崩塌,但我要为我自己做准备。

希望TA很好,希望各位很好。我不觉得我是一个出众的人,所以我只好默默耕耘,很“不典型”。关于学习,我本不是一个很爱学习的人,至少不很爱传统意义上的“读书”,但“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当我因为某些事情尝试变得“更强”时,我就难以自拔了。真的好,享受啊,我不认为选择努力学习这条路是痛苦的。相反,我见识了很多以前从来没想过的事情,也结识了很多值得结识的伙伴。我想我不会,或者说我应当告诉未来的我,当遇到困境时,至少不要想“我当初付出这么多是为了什么啊”这种事情。在获得传统意义上的成果之外,我其实获得了更多。然而我在想,社会认同可能更多还是在传统意义上的成果。设想一下,如果读书的物质收益很小(其实是的),那大概率没人去读书。

情怀情怀,情怀的确不能当饭吃。但它是药,药不能当饭吃,但你没有它,可能会死。人文艺术同理。

没什么想说的了,祝你今日愉快吧。

此外,副标题出自海子《春天,十个海子》,“大风从东吹到西, 从北刮到南, 无视黑夜和黎明/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写到这,又想起我本不喜欢民谣和现代诗,是因为某个人才喜欢的啊,而且像读书一样,不可自拔。

2018年12月2日

十月三十一日-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箜篌引》

第一次见这首“诗”是在中学语文课本上,出自一篇课文《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梁任公一生追求,改革图强,不知比他老师康先生高到哪里去了。他又是一名优秀的演讲者,用“痴”诠释了痴。

公无渡河中有白发疯人,印象深刻。《论语·为政篇》:“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位“白发狂夫”也许经历许多,却在白发年华“竟渡河”,我猜想他一定“悟得”了什么,成为他人眼中的“狂夫”。

高中的语文老师很有文人风范,当时不以为然,如今觉得这样一位“混迹”现实中的人有着文人情怀着实不易。他常常在课堂上激扬文字,可以说是一位很有思想的老师。

写这篇文章时我在上经济学导论,教授旁征博引,却引不起我的多少兴趣。他给经济学家取名“俗务哲学家”,对学术真有几分追求。之前在网络上看到一篇评论他的文章,“他像一位中国传统文人,博览群书却少著书立说。坚守着‘五十以前不著书’的自我价值。”之前听闻老教授总是有一些执着于个性,如今看来或许如此。

今天是农历九月廿三,还有七日冬至。今天,我父亲的母亲,我的奶奶走了。昨日金庸逝世,某位90后网友感叹“我们也到了失去的年纪”。每一代人都要经历“失去”,见证一个时代的出走,看到自己亲人的离开。我的奶奶七十九岁,不及花甲。前几天耳闻她已意识模糊,也算是放下了眷恋。繁华瘦,怎禁秋。解放前出生,历经世事,多少风雨如故。她走前儿女绕膝,悉心照顾,人说人生圆满,是否不过如此呢?

当我年纪尚小时,总是在寒暑假住在老家,和奶奶一起生活。我看得到城市的喧嚣,也见得着山林的静谧。初中有一次写“诗”,提到“那雨下竹林味道,不是夏的主要。”(初中的稿已经丢弃了,水平过低),怀念的就是几个乡村的夏天。在农村里很无聊,蚊子也多,夜也漆黑。但也有无限的故事,无限的繁星和旅人放不下的归宿。前几年老家对面还有一座小山,听说叫做“乌龟山”,如今也被移除修上了楼盘。后山的松林渐少,晚霞和晨雾不再,人已老去,故居无人居。

奶奶终将远去,我跟她一起的日子太小也太少,这些日子却已深深镌刻到我的心里成为某种标志难以抹去。“痛定思痛”的日子还未到来,在以后某个怀念的日子,希望那个我能想起,她去到的地方是没有痛苦的天堂。

在我的印象中,奶奶是一位“长远”而固执的人。我在某个想念她的文章里说到“不是老人太顽固,而是岁月太沉重。”我们说民国,是一个历史时期。而这样一个人就出生在历史时期,经历一个又一个的激变,她已经厌倦了改变,引用一个可能庸俗的词语,她只希望“岁月静好”。从父辈人的口中也得知了她的青春与痛楚,此处不远多谈。很难想象,历史上的民国大小姐,也曾是她的身份。更难想象在此后的日子里她所遭遇的艰辛。她是历史啊!多想了解多少年前,她作为一名女孩的光荣与梦想。

几岁的时候,我吃枇杷吐了一颗籽在花盆里,后来给她移到了她的田地旁,时过境迁,“今已亭亭如盖矣”。

2018年10月31日

十月三十日-桃红复含宿雨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
——王维《田园乐》

这是王维田园乐七首中的一篇,在此不多羡慕王维的“恬淡”生活,只是今天上诗词格律课讲古体诗时突然想到这首奇特的六言绝句。我个人不擅长创意写作,却爱好“附庸风雅”。这首诗是我在高中一本复习资料上最先看到的,当时我也向往着那种清闲而风雅的生活,就把这首诗记了下来。

高中向往山居生活,这大概算是一种奇闻。但坦白地说,我高二暑假甚至萌生了“出家”的想法。在湿漉漉的山林间“修禅”,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生活方式啊。在那之后我订购了几本出世哲学的读物,这些就成了陪伴我一年的“枕边书”。老庄哲学中的“无为”与“不争”打动了我,世事纷杂,加之当时的自己压力很大,追求清闲好像也是“理所当然”。

不谦虚地说,我从小就喜欢读书,读各种书,天文地理文学历史都什么不例外。但真正理解文学之美也只是近两年的事情,记得高二寒假的最后一天早上,我本该把作业抄上,却一口气把马尔克斯的《世上最美的溺水者》给读完了。怎么说呢?“酣畅淋漓”。

至于唐诗宋词,我本喜欢刘长卿、姜夔此类非中心的作者,后来再读陆游辛弃疾,只觉得境界的确高那么几分。以前不爱读“经典”诗词,总觉得小学都背过的东西难免流于俗套(错误观点+逻辑谬误示范),后来回味“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和“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的诗词句时才发现“境界”之所在。如今我也“流于俗套”,最喜爱莫过李白苏轼。

与人长别,我有时会以“不要忘了无定河”作结语,无定河是什么呢?我总希望对方能够自己理解,实际上我自己也不理解。在某个狭窄的方面上,可能是跟下面说的有关。我发现,那些企业家们总是有些“执念”,马云始终放不下他的教育,马化腾执着于技术的进步,王健林一直投入着文化产业。经济学常假设我们都是“理性人”,假设企业总是逐利。而我认为,企业家们不过多计较收益而执着追求的那个方向就是无定河的某个狭义的方向。当然,必须提及,“无定河”还有某种共情的愿望。

读历史要看佐证,很荣幸接受了比较系统的历史教育。最近读《明朝那些事儿》感受深切,之前读《万历十五年》和相关史料时接触了“争国本”和“红丸案”的阐述。实践证明,二手史料主观性着实比较强。《明朝那些事儿》的确不算是特别严肃的历史作品,“基于正史”不等同于“历史事实”。历史事实与历史叙述方法纷繁复杂,孤证不立是需要摆明的态度。

最后再纪念一下孔尚任的《桃花扇》:

  (选段)“[北新水令]山松野草带花挑,猛抬头秣陵重到。残军留废垒,瘦马卧空壕。村郭萧条,城对着夕阳道。

        [驻马听]野火频烧,护墓长揪多半焦。山羊群跑,守陵阿监几时逃?鸽翎蝠粪满堂抛,枯枝账叶当阶罩,谁祭扫?牧儿打碎龙碑帽。

        [沉醉东风]横白玉八根柱倒,堕红泥半堵墙高。碎琉璃瓦片多,烂翡翠窗棂少,舞丹墀燕雀常朝。直放宫门一路蒿,住几个乞儿饿莩。

        [折桂令]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当年粉黛,何处笙萧?罢灯船端阳不闹,收酒旗重九无聊。白鸟飘飘,绿水滔滔,嫩黄花有些蝶飞,新红叶无个人瞧。

        [沽美酒]你记得跨青溪半里桥,旧红板没一条,秋水长天人过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

        [太平令]行到那旧院门,何用轻敲;也不怕小犬寥寥,无非是枯井颓巢,不过些砖苔砌草。手种的花条柳梢,尽意儿采樵。这黑灰儿是谁家厨灶?

      [离亭宴带歇折煞]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赞掩泪介,云)妙是妙绝,惹出我多少眼泪。”

  今日读《明朝那些事儿》看到汤显祖《牡丹亭》,想起这曲《桃花扇》。这是一位值得纪念的朋友推荐的文章,如今想起,感触良多。

2018年10月30日

北山

我曾无数次幻想北方
幻想北方的长夜

和凛冽的寒风

他会走在路上
孤独地饮着秋霜

没有人喜欢孤独

她也常常想着
遇见最北的山

2018年10月1日

有没有一种付出
可以得到幸福
我要在此停驻
可能没了退路
有没有一种祝福
包装成为礼物
我说不会痛哭
不是因为孤独
 
有没有一种付出
可以得到幸福
我要在此停驻
可能没了退路
有没有一种祝福
包装成为礼物
我说不会痛哭
不是因为孤独
 
盛夏天的蝉声里
有你的思绪
就这样遇见你
简单的话语
初晴后的阳光里
有你的身影
就这样看着你
幸福的意义
 
有没有一种付出
可以得到幸福
我要在此停驻
也许没了退路
有没有一种祝福
包装成为礼物
我说不会痛哭
只是害怕孤独
 
盛夏天的蝉声里
有你的思绪
就这样遇见你
简单的话语
初晴后的阳光里
有你的身影
就这样看着你
幸福的意义
 
槐杨树的荫庇里
有你的秘密
就这样听见你
最美的声音
小树林的夜空里
炫目的繁星
就这样发现你
动人的眼睛
 
2017年4月23日

特别关心

陌生在耳边响起
是专属于你
那熟悉的铃音
已经在我期盼里
上百次演绎
紧张地搜寻
措辞怎样回应
却是场闹剧

一直等待的惊喜
到遥遥无期
不该心存侥幸
以为你我能一起
想抓住机遇
也能够和你
共享某种欢愉
就这种心理

有种沉默叫特别关心
有种接近叫人云亦云
不那么出戏
换不回结局
出格的人得利
反观自己
其实究竟
只留下回忆

都没有能力争取
哪来的委屈
偷偷地哭泣
没有过去和曾经
其实是荣幸
至少还可以
日日夜夜之余
不觉得可惜

有种沉默叫特别关心
有种接近叫人云亦云
不那么出戏
换不回结局
出格的人得利
反观自己
其实究竟
只留下回忆

有种欣赏叫单向念记
有种付出叫多此一举
都显得多余
都变得无趣
可我没能放弃
没能忘记
一直找寻
最动人的你

2017年12月10日

你的世界

如果你的世界没有昨天
我会怎样出现
凝望的瞬间
紧密地相连
如果记忆之中没有想念
不会那么遥远
这片刻时间
悸动的心愿
 
如果你会选择将此怀念
我会铭记那天
轻快的雨点
滴答在街边
如果你愿追随不问多远
明天就在眼前
你温柔指尖
拨动了心弦
 
期待着下个夏天
一起看漫天星点
你站在我的面前
我看你动人的眼
我好想定格画面
藏进我记忆里面
这一刻为你改变
世界都变得耀眼
 
如果你会选择将此怀念
我会铭记那天
轻快的雨点
滴答在街边
如果你愿追随不问多远
明天就在眼前
你温柔指尖
拨动了心弦
 
期待着下个夏天
一起看漫天星点
你站在我的面前
我看你动人的眼
我好想定格画面
藏进我记忆里面
这一刻为你改变
世界都变得耀眼
 
期待着下个夏天
一起看漫天星点
你站在我的面前
我看你动人的眼
我好想定格画面
制作成记忆碎片
直到相遇那一天
全都浮现在眼前
 
2017年3月3日 初稿
2017年8月9日 改编

稻香路的银杏树(词集)

我在高中的“宋词”作品,没有严格遵守音韵学上的规则,权当消遣之作,抒发当时所感罢了。

相见欢 棒槌山

闲来才念冬阳,雪茫茫,浸满花枝繁尽又冰霜。
尚时早,却无老,少年郎。相语草枯深恨再忆长。

2016年11月

忆江南

江南好,听雨醉花间。春水清波天色美,小桥行客过街边,画锦秀当年。


江南好,春雨入花眠。红豆相思须有泪,绵绵桃水又经年,青鸟叹无缘。

2017年3月20日

点绛唇

忽梦来时,春风醉雨花初见。豆红犹浅,飘絮悠长远。
渐忆归别,未话思稍倦。柳枝折遍,莫道无情念。

2017年7月7日

少年游

春寒料峭候东风,旧雪未消融。待繁花盛,他年俊赏,今浅念犹空。
斜阳未晚风光好,思物寄景中。重赋新词,赠君归去,前路簇锦丛。

2018年2月15日

渔歌子

黄果兰香十里开,花朝节后又春来。浅红豆,唤青苔,斜风又把柳绦裁。

2018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