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

一定是生长于热烈
成为闪耀的星辰一点
而那澎湃不稳定心脏
召唤新的炽热
由语言熏成的斑点
沉溺在水中升腾的气泡
残缺是光芒的起点
为着短暂一瞥
化身永恒的橄榄树

当她照耀着什么
试图寻找庇护
有人也仰望苍穹
所以值得纪念

鹿来
2021年5月27日

山外山

在落水的瓦檐上
滴滴答答响着
吃醉酒的燕子啊
又何时归来

月牙儿一样的眼睛
想要告诉我什么
飘啊飘的无定河
追随长星坠落

通向大海的道路
和打碎的泥土
湿润的太阳啊
也会知道吗

那些坚石的孤岛
流浪 流浪的地方
北风 北风 告诉我

告诉我 山外山
她的模样
告诉我 山外山
太阳睡着了
太阳睡着了

鹿来
2021年5月10日

告别扑腾扑腾的浪花
向往的心 沉寂下来
防波堤深深插入心脏
风吹过群青羽翼的尘埃

低矮干柴是林卡的纪念碑
照相机记录荒山传说
一望无际的聒噪公路
留下踪迹为房子低语

来自北方
找寻湖泊咬碎的水汽
酸甜味白色棉花
我在冬天醒来的床上

鹿来
2021年4月22日

形态

生命的流体
浸泡着许多鞋子
留下青涩的气息
蓝色和白色组成的质感
也许是尘土的话语
记忆里的纹路
肉体和白色棉布
一到热烈的晚上
就唱起粘稠的歌谣

鹿来
2021年4月20日

鸟儿

渴望呼吸
水中多彩的气泡
对岸的橡木果实
等我 许诺自由
是石器上褐色纹路
还是馈赠提纯天空
那只鸟儿
切割玻璃肌理
反射现在的影子
人为分岔的歧路
并非羽翼的规则

鹿来
2021年4月20日

看着

我没有什么值得哭泣的
但是需要那双眼睛
她的漂亮的瞳孔
我知道可以穿过它
明白很多
只有面对清澈
真实的人才会留念水波
那双 向北 向北
我过去不曾拥有的
未来也不会得到
我感觉到在哪里
有一双眼睛
就像山那头还有山
我也看着你

鹿来
2021年4月3日

朝东

我知道那个向阳的房子
是你涂满颜料的画板
朝东 朝东 到不了的路
从看见就开始躲藏
无法读懂的信和笔
凌乱白纸 为谁 为谁
空气里 但不在时间里
那扇接听电话的窗户
和湿漉漉的北极星
什么也没能留下来
流走 流走 一直沉睡
不会理睬人的猫
说从前流浪和晴天
贪恋它的尾巴
朝东 朝东

重铸

晴空下的铁塔
是横平竖直的标志
那些空白的气泡
从批量生产到遍布表格
被反复锻打的液态钢铁
会成为螺丝钉还是机械齿轮
需要填写的破碎时间
凝固出无人问津的破旧厂房
但垂直的高度不会减退
不对称的脉冲正急速运转
重心从上到下
老迈的故人将呼吸缓慢排放
也要勇敢拥抱新生的婴孩
在遗弃的丛林之中
冷却的零件还等着熔岩
于是粗野的牙齿开始分解
重铸着谷地、群山和平原

鹿来

海盐

普通的海 普通的街
想说的话也不会停歇
普通鼓点 普通感觉
白色的帆在地平线
悸动颜色能否听见

敲击泡沫波浪的雨燕
呼吸潮湿空气的海盐
当我遇见晚风和街边
熄灭落日木条在河面

咀嚼树林水中的睡眠
吟诵灰烬乌云的和弦
当我回到土堆和麦田
摘下杏仁月色在眼前

普通的海 普通的街
想说的话也不会停歇
普通鼓点 普通感觉
白色的帆在地平线
明日颜色能否听见

敲击泡沫波浪的雨燕
呼吸潮湿空气的海盐
当我遇见晚风和街边
熄灭落日木条在河面

咀嚼树林水中的睡眠
吟诵灰烬乌云的和弦
当我回到土堆和麦田
摘下杏仁月色在眼前

普通的海 普通的街
想说的话也不会停歇
普通鼓点 普通感觉
白色的帆在地平线
明日颜色能否听见

普通的海 普通的街
想说的话也不会停歇
普通鼓点 普通感觉
来时的路在地平线
漂浮颜色总会听见

鹿来
2021年2月

这一天

这一天
我伸个懒腰
他们以为我举起了手

这一天
向内背叛和抽离的异象
本不敢苟同的背后方向

这一天
遗忘是最大的惩罚
无论是维护者还是愤怒的人

这一天
为不同目的奔波的灯
被七月的夜雨埋葬

这一天

鹿来
2020年1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