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开始是春天的终止

早春的夜晚
还显得冷淡
天色的苍蓝
穿过走廊的栏杆
暖意在弥漫
还有种期盼
把空气浸染
某种情绪已经点燃

繁花的烂漫
绽放得贪婪
沉醉不知返
感受时光的缓慢
分针别停转
行走在流川
不想再躲闪
你的眼神让我心乱

盼望夏天的开始
不知身处是春日
当一切都截止
化作过往的情思
那些名字
美好的词
还有些幼稚
都无声消逝

雨季的油伞
盛意已阑珊
初夏夜灯盏
缤纷世界已溢满
作别了群山
轻声地呼喊
却忽觉短暂
教室前的那块黑板

盼望夏天的开始
不知身处是春日
当一切都截止
化作过往的情思
那些名字
美好的词
还有些幼稚
都无声消逝

等待收获的果实
约定未来的言誓
等季风将真挚
汇入希冀的信纸
这些言辞
划过手指
把美梦装饰
是否还相识

鹿来
2019年11月1日

我在北方的湖边想不起你

我在北方的湖边
独自走远
只是那时的夕阳
不肯成全
窗外黄昏的光线
重复几遍
也学俗气的诗人
说着从前

你是美丽的姑娘
不太一样
总在节日的夜里
预谋流浪
我和脚下的远方
连同曙光
跟随着你的长发
湿了朝阳

我总是想写首歌
写一种不舍
散伙饭吃得欢乐
将你我分隔
若感情还有读者
会不会舍得
为最后徒增颜色
费尽了口舌

你在故乡的山上
低声吟唱
我也弹起了吉他
学会遗忘
江上渔夫的灯光
随波摇晃
我是理想的叛徒
被迫流放

没什么可以挽留
只一无所有
太美好不会长久
路没有尽头
想念你没有缘由
分别太简陋
又不愿就此放手
只剩下渴求

什么才是种解脱
那有没有我
想当时无话不说
却得过且过
没能够约定结果
把热情消磨
是不是没了执着
就不算错过

2018年11月20日

有没有一种付出
可以得到幸福
我要在此停驻
可能没了退路
有没有一种祝福
包装成为礼物
我说不会痛哭
不是因为孤独
 
有没有一种付出
可以得到幸福
我要在此停驻
可能没了退路
有没有一种祝福
包装成为礼物
我说不会痛哭
不是因为孤独
 
盛夏天的蝉声里
有你的思绪
就这样遇见你
简单的话语
初晴后的阳光里
有你的身影
就这样看着你
幸福的意义
 
有没有一种付出
可以得到幸福
我要在此停驻
也许没了退路
有没有一种祝福
包装成为礼物
我说不会痛哭
只是害怕孤独
 
盛夏天的蝉声里
有你的思绪
就这样遇见你
简单的话语
初晴后的阳光里
有你的身影
就这样看着你
幸福的意义
 
槐杨树的荫庇里
有你的秘密
就这样听见你
最美的声音
小树林的夜空里
炫目的繁星
就这样发现你
动人的眼睛
 
2017年4月23日

特别关心

陌生在耳边响起
是专属于你
那熟悉的铃音
已经在我期盼里
上百次演绎
紧张地搜寻
措辞怎样回应
却是场闹剧

一直等待的惊喜
到遥遥无期
不该心存侥幸
以为你我能一起
想抓住机遇
也能够和你
共享某种欢愉
就这种心理

有种沉默叫特别关心
有种接近叫人云亦云
不那么出戏
换不回结局
出格的人得利
反观自己
其实究竟
只留下回忆

都没有能力争取
哪来的委屈
偷偷地哭泣
没有过去和曾经
其实是荣幸
至少还可以
日日夜夜之余
不觉得可惜

有种沉默叫特别关心
有种接近叫人云亦云
不那么出戏
换不回结局
出格的人得利
反观自己
其实究竟
只留下回忆

有种欣赏叫单向念记
有种付出叫多此一举
都显得多余
都变得无趣
可我没能放弃
没能忘记
一直找寻
最动人的你

2017年12月10日

你的世界

如果你的世界没有昨天
我会怎样出现
凝望的瞬间
紧密地相连
如果记忆之中没有想念
不会那么遥远
这片刻时间
悸动的心愿
 
如果你会选择将此怀念
我会铭记那天
轻快的雨点
滴答在街边
如果你愿追随不问多远
明天就在眼前
你温柔指尖
拨动了心弦
 
期待着下个夏天
一起看漫天星点
你站在我的面前
我看你动人的眼
我好想定格画面
藏进我记忆里面
这一刻为你改变
世界都变得耀眼
 
如果你会选择将此怀念
我会铭记那天
轻快的雨点
滴答在街边
如果你愿追随不问多远
明天就在眼前
你温柔指尖
拨动了心弦
 
期待着下个夏天
一起看漫天星点
你站在我的面前
我看你动人的眼
我好想定格画面
藏进我记忆里面
这一刻为你改变
世界都变得耀眼
 
期待着下个夏天
一起看漫天星点
你站在我的面前
我看你动人的眼
我好想定格画面
制作成记忆碎片
直到相遇那一天
全都浮现在眼前
 
2017年3月3日 初稿
2017年8月9日 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