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

每当春天快要结束的时候
会想起当时漂浮的泡沫
是否易碎就像今日
或者无法入眠的阴天

每当梦到那些曙光的时候
会想起当时你说的未来
是否到达隔岸河滩
或者总会溺水的过去

困在往复循环世界里
充当角色离散的情节
编织出不去的春天
才会无意识自我作茧

每当春天快要结束的时候
会想起当时漂浮的泡沫
是否易碎就像今日
或者无法入眠的阴天

困在往复循环世界里
充当角色离散的情节
编织出不去的春天
才会无意识自我作茧

“关于春天还有好多好多
关于我们还有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的话”

困在往复循环世界里
充当角色离散的情节
编织出不去的春天
才会无意识自我作茧

困在无人问津世界里
充当画面丢失的瞬间
告别不告别的一切
才是这一刻陆离幻觉

2024年5月5日

沼泽一次日落

日落 是昏暗 电线杆
垂过的情绪
骑单车 和你
看废弃河岸 说不出

遗憾 是那时 第一次
想说的情话
还没说 和你
就形单影只 这样吗

空气将身形模糊成幻影
黄昏残留了几个 情节
就像 就像此刻沼泽
化作的泡沫和疼痛

遗憾 是那时 第一次
想说的情话
还没说 和你
就形单影只 这样吗

空气将身形模糊成幻影
黄昏残留了几个情节
就像 就像此刻沼泽
化作的泡沫和疼痛

夏日将过去替换成谎言
笼统带过了几个 年份
就像 就像昨日清醒
留下的心事和遮掩

2024年2月29日

手稿1

那些强烈的人称代词
龇牙咧嘴
与你无关

隐忍不发的海浪热带雨林鹦鹉
七色花
热腾腾的拉面
构筑浪漫主义的非法建筑

没有诗歌能唱出口的遗迹
静止在
我们中间

2022年7月20日

春化

如果春日真如白噪声
气味会像雪做的
而那一首不能完成的歌
就是明天落雨

如果旋转能灵魂出窍
伞面是世界边缘
可我还是想再说一次
怎么哭不出眼泪

那个季节成为春日
是我记得的唯一印象
好像心被淋湿了
你在哪里呢

2023年12月7日

自由不是一种漆黑进行曲

我有一个电子坟墓、天堂的设想
适合所有陌生的人群
可以饮恨 可以死去
或者一起成为 手臂和真空

真空,要比天空红色许多
就像 母亲
可以拧干 也可以说出晦涩污水

足够巨大 一个非人造的塔
我们选择伸出手
我们没有比此刻、更自由
我们没有比此刻更自由

2023年10月28日

疯月亮狂欢节

“爱不得?”

……

今天 城市的人过疯月亮节
可以相互猜忌、说谜语
人们在点燃房子抽烟

你怎么疯了
我也在说疯话
名为“神”的存在禁止大家有爱
我再问你一遍 爱不得?

过了两分钟 有人突然叫
大家快跑!
“我也爱你”

不能爱的人会说:
今天开始,这里禁止爱;因为有人反对爱
“通过”“通过!”“通过”……

狂欢节中 没有听见“神”究竟在说什么
今天 也是一支玫瑰掉下去的日子

一个匆忙的人下班
路过正好看过玫瑰在地上流血
玫瑰的血是他很多次想哭哭不出来的

这个城市有很多人

2023年11月11日

小城春令

燕儿叫 半晌倦意还浓 春困不必消
枝头闹 邻家小雀拣枝早 逗猫
难得花映柳梢 新得纸鸢轻描
趁今朝时节正好 四处瞧一瞧

哼一首旧时歌谣
听溪风落垂绦
几步踉跄跑过街角
闲游正当年少

走街巷 多熙攘 满目市集皆琳琅
揣酥糖 买甜浆 茶肆小店阿婆忙
案桌上 滋味尝一尝 人来又人往
这时光 是寻常 问流年也悠扬

哼一首旧时歌谣
听溪风落垂绦
几步踉跄东走西瞧
闲游正当年少

走街巷 多熙攘 满目市集皆琳琅
揣酥糖 买甜浆 茶肆小店阿婆忙
案桌上 滋味尝一尝 人来又人往
这时光 是寻常 问流年也悠扬

梨花坊 阵阵香 捧碗一盏饮佳酿
行人撞 莫慌张 隔壁小儿捉迷藏
短桥上 谁人心事长 折枝又一双
这芬芳 任流淌 是小城好春光

唉,新诗

老诗词自杀而死
六十年怀胎月份
生是生的母亲
你从脚底开始疼痛
所以说 血是不是语言的孤儿
诗人的周期血
而世界自取灭亡
当“建筑美”成为一种食物 肉质太多了
措辞陈旧 可怕呀
黑色和平水韵入脑 真的
死是优良遗传 真的

2023年9月13日

祈雨

我喝下一个世纪纣王之罪
谁又百年病症、疲惫问雨
梦过一把银质剑柄
驯鹿冰原 莫非金缕招魂
巨人 奔狼森林以北
或赤身暴露 流淌火
我雨不过落雨四月

我是对饮长天伶仃
我是又恐红妆深花

成一身姐姐痛、才称谓祈雨王
青丝取春 我行其野
我行其野

2023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