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化

如果春日真如白噪声
气味会像雪做的
而那一首不能完成的歌
就是明天落雨

如果旋转能灵魂出窍
伞面是世界边缘
可我还是想再说一次
怎么哭不出眼泪

那个季节成为春日
是我记得的唯一印象
好像心被淋湿了
你在哪里呢

2023年12月7日

小城春令

燕儿叫 半晌倦意还浓 春困不必消
枝头闹 邻家小雀拣枝早 逗猫
难得花映柳梢 新得纸鸢轻描
趁今朝时节正好 四处瞧一瞧

哼一首旧时歌谣
听溪风落垂绦
几步踉跄跑过街角
闲游正当年少

走街巷 多熙攘 满目市集皆琳琅
揣酥糖 买甜浆 茶肆小店阿婆忙
案桌上 滋味尝一尝 人来又人往
这时光 是寻常 问流年也悠扬

哼一首旧时歌谣
听溪风落垂绦
几步踉跄东走西瞧
闲游正当年少

走街巷 多熙攘 满目市集皆琳琅
揣酥糖 买甜浆 茶肆小店阿婆忙
案桌上 滋味尝一尝 人来又人往
这时光 是寻常 问流年也悠扬

梨花坊 阵阵香 捧碗一盏饮佳酿
行人撞 莫慌张 隔壁小儿捉迷藏
短桥上 谁人心事长 折枝又一双
这芬芳 任流淌 是小城好春光

想做一颗星

她说过 用一抹烟火 和我
将春天 以歌声淹没
而那些 漂浮的星河 朝北
亲吻一丛 荒芜的自由

“我向我倾杯 今夜长歌莫相逢
月牙也怀拥 踏过山川与风
快意诗酒罢 只道此生勿零落”
顿笔以后

想做某颗星 做潮湿的梦
做遗恨也落空 做心事翻涌
依旧 是念念曲折
是秉烛夜游 是朝暮恰逢 是彻夜洇墨
还想为你说 双手怯懦 也捧起心火
浑浊清澈 世间斑驳
从此夜空 掠过闪烁 和明亮

她说过 用一抹深红 和我
将海岸 以歌声淹没
而那些 漂浮的星河 朝北
亲吻一丛 荒芜的自由

“我向我倾杯 今夜长歌莫相逢
月牙也怀拥 踏过山川与风
快意诗酒罢 只道此生勿零落”
顿笔以后

想做某颗星 做潮湿的梦
做遗恨也落空 做心事翻涌
依旧 是念念曲折
是秉烛夜游 是彻夜洇墨
想做某颗星 做温热的梦 相逢时节 会捧起心火
浑浊清澈 世间斑驳
从此流光 掠过闪烁 和明亮

2023年9月10日

春天,作为一种毒素

眼看随目光跌落的电梯
一刻因日落而解体
被切割的城市余温
是人群至今拥挤 的原因

短暂失格的盘山轨迹
就可以 将液化味道消隐
橙子汽水 焦糖色逃逸
量产容器储存童年回忆

在圆形的骗局吮吸绝望
或者仍在地下乞讨幻想
也可以回味着春天
或者吞咽他们赐予的彼方

烟火丢弃成升腾的音信
地面因潮湿而消极
才不会看灰色黄昏
是残留腐烂拥有 的痕迹

明暗交错的重复光影
用图纸 将几种生活抹去
陈旧楼房 废弃物堆积
复制自我陈述孤独失语

在无风的废墟低声吟唱
或者斑斑锈迹诉说异样
也同样浪费着语言
或者粉饰那些█做的月亮

越过沙棘

轻踩过 值得贪恋什么 穿过了

(沙棘)
“我知道那个向阳的房子
是你涂满颜料的画板
朝东 朝东 到不了的路
从看见就开始躲藏
无法读懂的信和笔
凌乱白纸 为谁 为谁”

做一个 没有尾巴的梦
看着我 我也在这呢

单向度情绪

如果能让时间拨回重写
是否往复循环无关世界
谁眷恋泪水淌过的永夜
将那真实情绪都遮掩

闪烁窗前 灯盏明灭
模糊雨点 孤独绵延
封锁感觉 麻木摇曳
答案谱写 却发现

原来 只是我 把几种偏执记得
拥抱 或苦涩 是试图推演的脆弱
怎样 用撕扯 将温存炽热都淹没
连遗憾失去 多难过

如果能让时钟拨回重写
是否往复循环无关世界
谁眷恋泪水淌过的永夜
将那真实情绪都遮掩

闪烁窗前 灯盏明灭
模糊雨点 孤独绵延
封锁视线 麻木摇曳
答案谱写 却发觉

原来 只是我 把几种偏执记得
拥抱 或苦涩 是试图推演的结果
怎样 用撕扯 将温存炽热都淹没
连遗憾失去 多难过

习惯不解 习惯忍受
习惯冷漠 习惯颤抖
习惯一切 习惯最后
最后没有 没有借口

能否 别把我 用短暂释怀丢落
抵挡 或接受 是无法在意的结果
怎样 用撕扯 从“选择”开始就剥夺
当乖张挫伤 没愈合

企慕情境

故事中的我唱着相同或是不同的歌
就被那抒情段落给填充了颜色
曾经也怀抱自由要追逐些什么
和你的成长沿途我反复都记得

有很多心事融化在寻常的点滴
趁着日落之前记下 今天偶然涌现的旋律
习惯用表达勾勒出悲欢和风景
也许是默契 给你听 心跳的声音
有时 彻夜失语
有时 也会哭泣
全部情绪 任性落笔 都告白与你

手牵手去漂流
和你看雨过后
看世界看人间看那万千种邂逅 和澄澈眼眸
就开口 唱这份相合的温柔
陪你 将一切时间都珍重守候
是否 要偏爱此刻 十指相扣

像是很多离别重逢章句 把感情都赋予
也许是默契 给你听 心跳的声音
有时 彻夜失语
有时 也会哭泣
全部情绪 任性落笔 都告白与你

手牵手去漂流
和你看雨过后
看世界看人间看那万千种邂逅 和澄澈眼眸
就开口 唱这份相合的温柔
陪你 将一切时间都珍重守候
是否 要偏爱此刻 十指相扣

能不能说出口
想期许此后的此后
你温柔的眼眸将我万千种所有 都保留
就足够 拥抱着直到人海尽头
是否 想说的话 藏着悸动感受
多想 贪恋这一刻 十指相扣

故事里起落离合有相同或不同颜色
我们的篇章约好了还要一直走

抱月歌

春山路转溪桥 折枝一双
棹无名小舟 远山叠浪
汀洲看我 归去惹闲香
心事空落却消得寻常

琵琶轻按旧曲 屏画穿窗
醉袅娜襟袖 情动红妆
烛影参差 杳杳一思量
音尘何处念此夜风光

再回首 此间山月 谁家花颜
续昼明灭 纤弄半遮面
小梦惊残 醒时总不觉 当时笑谈间
且听相思 低眉试新弦

琵琶轻按旧曲 屏画穿窗
醉袅娜襟袖 情动红妆
烛影参差 杳杳一思量
音尘何处念此夜风光

再回首 此间山月 谁家花颜
续昼明灭 纤弄半遮面
小梦惊残 醒时总不觉 当时笑谈间
且听相思 浮生已忘言

忆当年 未尽长歌 悱恻自怜
待月圆缺 相逢说清绝
却道心事 来日赴尘缘 这风情未歇
还看芳菲 衣衫共翩跹

良辰无非 是风月难解 是不问流年
相期时节 依旧舞翩跹

月亮作为一种驯化意象

暖月 满月 十月
或某次聒噪的圆缺
看它雕琢深陷
依旧小楼风月
是否是 滚烫的 装置障眼

我嘶吼,
吼出个腥咸的月海
要么颂赞自在
要么镣铐难解(gai)
孕育作为意象的丰腴空白

作词 作曲 作戏
或某些咬碎的声音
看它叙事抒情
依旧秦娥相忆
是否是 晦涩的 动物神经

我嘶吼,
吼出个深红的怒涛
要么沿袭此月
要么执鞭垂涎
难断终究复义的致命知觉

我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