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

那几本忏悔录
我称之为“星星”
布满了招摇的红色绒毛
是醉酒后的夕阳
不寻常色调的苔藓温泉
其实是两眼池塘
模糊后的光照
折射的只有苦涩
因错误溢满的水
却只流向酣睡的吻

对折的纯白礼物
时时都在为风摇摆
向无人的星空倾诉时
要记得瓦伦西亚冬天的雨
要记得无定河
和粉蓝色的云

无法停止时钟
也就无法停下笔
惬意的雪山梦境
潮水和红色星球
本就相拥的原始呼唤
我愿苏醒于河谷
为无人响应的呐喊而歌

鹿来
2020年6月22日 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