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铸

晴空下的塔吊
是横平竖直的标志
那些空白的气泡
从批量生产到遍布表格
被反复锻打的液态钢铁
会成为螺丝钉还是机械齿轮
需要填写的破碎时间
凝固出无人问津的破旧厂房
但垂直的高度不会减退
不对称的脉冲正急速运转
重心从上到下
老迈的故人将呼吸缓慢排放
也要勇敢拥抱新生的婴孩
在遗弃的丛林之中
冷却的零件还等着熔岩
于是粗野的牙齿开始分解
重铸着谷地、群山和平原

鹿来